颜氏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4|回复: 0

颜丙燕:我没有付出那么多,可你们给了我那么多

[复制链接]

253

主题

277

帖子

148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483
发表于 2019-8-23 21:22: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宗亲,实名注册一下吧,方便大家交流!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11月21日,颜丙燕转发了一条新浪电视的微博,并附言:关于影视表演~《饮马流花河》的沈瑶仙带我入门;《甘十九妹》的尉迟兰心给我知觉……只叹一直没有机会拜访先生……如今先生仙逝,丙燕心中难过,先生…一路走好


  跟骂骂咧咧、挑得起扁担的李宝莉不一样。

  真实出现在我面前的颜丙燕,真人竟骨架小小的,脸也小小的。

  那天她穿着黑色毛衣和深色牛仔裤,配着一个简单利落的马尾辫。也没有化妆,笑起来的时候,很自然的皱纹装点在面庞,映在黄色的灯光下显得很好看。

  讲话的时候,流露出一股洒脱的北京口音,说着还会配合精准的肢体动作,眼睛格外有神。
  我们见面的地方,是在一个人均100出头的餐厅,简单,自然。颜丙燕显然是这里的常客,不用看菜单就给我介绍起了这里的特色菜,那时她看着我的眼神很真诚,让我觉得亲切。
  不过,她却形容自己“尖酸刻薄,心毒嘴辣”。


  「我很久都没有看电影了」
  「现在电影太多,不是那么好的,或者别人强烈推荐的,我也不愿去看了。
  对戏,她有自己的要求。
  大多数人知道颜丙燕,是从《万箭穿心》开始的,这个电影讲述的是90年代一个性格泼辣的武汉妇女可怜可悲又可恨的一生。

  颜丙燕饰演的角色叫李宝莉,她年轻的时候一张嘴就可以骂一整条街。正因如此,丈夫被她逼得出轨,李宝莉发现后崩溃报警,举报有人卖淫嫖娼,懦弱的丈夫最终跳江自杀,留下一母一妻一儿。李宝莉自此开始像个男人一样承担起了养家的责任。

  这部电影,让她拿到了八项最佳女演员的奖杯。豆瓣短评中点赞最高的评论也是「颜丙燕可以得奥斯卡了。」

  不过,这演技不是来自于电影学院,也不是戏剧学院,而是她自己。


  「我从来没有学过表演」
  颜丙燕第一次接触演戏,是一次阴差阳错。
  1994年,北京歌舞团去德国演出,颜丙燕没去,留在北京百无聊赖。一个电话打了过来,说想找她去试试戏,也不用说词儿,只要打就可以了。
  身为舞蹈演员的颜丙燕,身体的灵活度、柔软度都很好。当时颜丙燕爸爸也在那部电影的拍摄地深圳工作,再加上剧组还给报销机票,「好,我去!」,就这样开始了第一次演戏。
  那部戏她演的是一个特警队长,碰到一个案子就开始打打杀杀,拍完之后,她对演戏的感觉仅仅是:挺好玩儿的。
  然后就是回北京,继续做舞蹈演员颜丙燕。


  《饮马流花河》是中央电视台第一部大型古装武打电视剧。
  当时,内地对于拍摄武打戏也没有太多经验,其中一个武行跟导演说,“我们上一个戏里的女一号打得可好看了”。也是巧了,组里的一个老师间接认识北京歌舞团里的一位领导,然后导演组找到颜丙燕,她说「你们问团里去,团里放我走我就去,团里不放,我就不能走。」
  经过一番说和,团里允许了,颜丙燕就跟剧组签了半年的合约,演“女八号”。
  后来剧组再找她的时候,就通知说,颜丙燕,你换角色了,演沈瑶仙。
  那会儿颜丙燕也没有女一号女二号的概念,就赶紧重看了遍剧本,发现「诶?这个角色戏多」。
  《饮马流花河》是她第一次接触文戏,现在回忆起当时的状态,颜丙燕说「感觉入门了。」

  王文杰导演在后期棚里看《饮马流花河》的时候就注意到颜丙燕了。
  其实《饮马流花河》和《甘十九妹》这两本书的故事结构和人物关系一模一样,《饮马流花河》里的女一号沈瑶仙的角色就是《甘十九妹》中的甘十九妹。
  准备拍《甘十九妹》的王文杰导演,来到了北京歌舞团,希望颜丙燕出演女一号。颜丙燕觉得,这个角色我都演过了,不想再演一遍了,想演个女二号,尉迟兰心。
  导演劝她,「丙燕,你可想好啊,《饮马流花河》的片名可不叫“沈瑶仙”,你演这个,可是实打实的女一号。」
  可颜丙燕不在乎,她就喜欢尉迟兰心这个角色。看到这个人物的戏,她的心就不自觉地跟着她走,甚至在脑子里就已经构想出,这儿该怎么演,那儿该怎么演。
  但导演还是不同意。
  大概距离开机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原定尉迟兰心的演员来不了了。颜丙燕兴冲冲地去找导演说自己想演尉迟兰心,导演说,你演的话,甘十九妹谁演?颜丙燕说,你再去找个甘十九妹呗。

  刚好那时导演要回北京,就对颜丙燕说,我要是找不到,你还得演甘十九妹,我要是找到了,但你演不好尉迟兰心的话,我也有备选的演员,到时候这个剧就没你的份儿了。
  颜丙燕说,好,就这么办。
  在北京,王文杰果然发现了杨潞,她比颜丙燕五官更立体,身型也大一号,正适合甘十九妹。
  正式开机拍了两天,导演对颜丙燕说,行,你演尉迟兰心吧。


  与颜丙燕聊天的过程中,我一直试图去摸索她表演上的方法。最后发现,那其实是她的一种天赋。对生活细腻的感知、丰富的情感,构成了自己对剧本独特的理解。
  「有些人看剧本是平面的,能说出一堆分析来,我不是,我看的过程中,我脑子里就有,说不出来,但就是一种感觉,我知道那是什么样的。」

  真正决定吃表演这碗饭,是因为歌舞团改制。
  1998年,北京歌舞团全面改制,换了团长,换了领导班子,要把几个大舞剧全部恢复,所有的人员都要在团里演出。也就是说,像出去拍戏的机会,是不能再有了。
  这相当是推着颜丙燕做了一个选择,留在团里,就不能拍戏;拍戏,就不能留在团里。
  颜丙燕知道自己热爱着舞蹈这个职业,即使她当时已经拿了金鹰奖,可是舞蹈演员的艺术寿命太过短暂。「就算你有再好的条件和功底,一个三十多岁的人舞姿就是不如十七八的小姑娘。」
  于是,颜丙燕决定离开歌舞团,做一名影视演员。
  「我也觉得我是一个很幸运的人,从来没有经历过试镜、跑组,在98年以前,把演戏当副业,然后98年得了金鹰奖,就有很多人来找我拍戏了。所以当时拿那个奖的时候,我觉得我好抱歉,我明明没有很努力,可是你们给了我这么多。」


  「从那年之后,我整个人都变了。」
  2005年7月18日,颜丙燕的母亲去世。
  从1997年患病到去世的这八年间,颜丙燕几乎没怎么拍过戏。「因为我不敢,万一她报病危的时候走了,就得从组里停下来,不然就回不来。妈就一个,停下来人家损失是很大的,所以就不太敢接了。」
  颜丙燕一边瞒着爸爸说自己出去工作赚钱,一边客串角色借钱。实际上那几年,她债台高筑。
  妈妈去世之后的一个月,她整个人的状态就像变了一样,从一个活泼爱玩的人变得很自闭,经常一个人抽烟抽一天。瘦到八十斤,皮包骨头,头发都白了。朋友说,当时你就像根棍儿顶着衣服飘来飘去,吓人。
  公司和经纪人觉得,这么下去不是个事儿啊,刚好《爱情的牙齿》这个剧本,很符合颜丙燕当时的状态,就介绍她去演。更重要的是,想让她出门。颜丙燕自己也知道应该走出这种状况,恢复到正常的生活,但是当颜丙燕见到导演,心里还是拒绝的,她还是拒绝工作,拒绝一切。
  导演说,没关系,你就把这个剧本拿回去看看,当小说看。
  回到家里,颜丙燕拿出剧本翻看,结果一看就喜欢上了。刚好导演这个时候又来找颜丙燕,这次,她一口就答应了。
  《爱情的牙齿》拍到三分之一,出现了一些事故,必须重拍。那个时候是胶片电影,如果不能用就是废了,等于扔钱。这个戏本来也没什么钱,是导演把自己家的房子和车押给了银行贷出来的款,结果这三分之一的钱就这么打水漂了。
  导演小心翼翼地跟颜丙燕说,「丙燕,你的片酬如果晚点给你,你介意吗?」
  颜丙燕手一挥,「导演,钱不要了,我说心里话,对你们是心存感激的,这个电影把我从人生最低谷里拉出来了。如果没有你们,不知道还有多久我才能从那个状态里出来。」


  除了状态的改变,更多是内心的改变。
  「我妈妈去世之后的一个月里,我长大了很多,可以安静下来去看一个以前觉得看不进去的电影了。」
  颜丙燕认为,文艺片是一个被包裹了很多很多层的故事,中间是脆弱而不轻易被人看到听到想到的东西。需要你一层一层地剥开,还得小心翼翼地,颤抖着,发现它最核心的是一些生活中尖锐的、不容易被我们引起思考的点。比如社会问题、现实问题、情感问题、家庭问题等等。这就是文艺片的作用和魅力。
  这是她30岁以后才明白的东西。
  带着这些更深刻和细腻的理解,她浸润到每个角色的灵魂里。即使自己没有体会过的人生经验,也能释放演技的高光时刻。
  《爱情的牙齿》中有一段做引产的戏,看着让人手心冒汗。片中用到的引产不同于现在的流产手术,那是一种非常古老而危险的方式,是用外力强制将一个成形的胎儿生出来。实际上,这个方法在80年代就已经被禁用了。但是这种方式是片中当时的钱叶红唯一能自己在家做到的流产方式。
  当时摄像老师拍完一条,就脸色发白,脑门冒汗,已经扛不了摄像机了,最后还是他的大徒弟拍的那场戏。

  后来,摄像平复下来后说,「我老婆当年生孩子的时候难产,当时状态就感觉是两条人命都要没了似的。颜丙燕当时的样子,让我一下子就闪回到那个状态,她演得太好了,所以我整个人都受不了了。」

  「《万箭穿心》,我怎么看怎么眼熟。」
  拍《万箭穿心》之前,颜丙燕已经不间断地拍戏两年了,当时身体处于免疫力极低的一个状态。
  当时在天津,颜丙燕正在拍《飞越老人院》,在此之前拍完《走出硝烟的女人》已经累坏了,那部戏她演的是一个“跟男的差不多” 的女人,每天全副武装端着三八大盖满山跑,带兵打仗。
  到《飞越老人院》的时候已经是在每天打点滴了。“这部戏拍完,就一定一定要休息了。”颜丙燕这样想着。
  这个时候,谢飞老师发给她俩剧本,说,挑一个演吧。
  颜丙燕问,什么时候拍。谢飞老师说,马上。颜丙燕连忙拒绝,不行不行,真的拍不动了,身体扛不住了。谢飞老师说,那你看看剧本吧。
  看过之后,颜丙燕就问谢飞老师:「《万箭穿心》是不是之前拍过电视剧什么的?我怎么感觉好像在哪看过啊?」谢飞老师说:「没有啊,这就说明这个角色就该你演。」
  导演王竞来到天津找颜丙燕聊《万箭穿心》,「聊得特好,我也觉得剧本特好,一阵狂咳之后,我说行,那就再演一个吧!

  直到《万箭穿心》正式开拍了,《重来》的导演王超发来短信说:丙燕,你去演《万箭穿心》了啊!当时在飞机上,我就给你讲过这个故事。颜丙燕才反应过来,怪不得这么熟悉。

  王超笑了,「说明这个角色就该你演,如果是我拍,也会找你演!」

  《万箭穿心》拿奖拿到手软。
  那年金鸡奖提名了,没拿奖,几个助理还闷闷不乐,颜丙燕倒不是很在意,她觉得有奖拿,那是给她的鼓励,说明自己做得好,也要继续努力下去,甚至更好,没有的话也没关系。
  实际上,在她心里《万箭穿心》是有遗憾的。

  这个戏原本是打算用普通话来演的,临开机前一天,颜丙燕跟导演讨论“马学武,你别掉队啊”这句台词该怎么说。因为原版的小说,所有的台词都是武汉话,现在用普通话讲这句词就感觉很奇怪,商量来商量去,导演说,要不这句就用武汉话说吧。

  颜丙燕觉得,全篇用普通话,就这一句武汉话,岂不是很出戏,要不全部都用武汉话吧。第二天开机,当天晚上找来一个人,每天教她武汉话。虽然外地人也听不出武汉话说的对不对,但本土观众还是觉得奇怪。
  她心存悔意「以后再拍这种倒方言的戏,一定要提前做准备。


  反差来得很快。
  与前几年连续拍戏,累病累倒的情况完全不同,2016年的颜丙燕一部戏也没拍。
  「老板说,挑一个挣点钱吧,都快没钱了。我说,不要,宁可不拍也不愿意拍一个烂戏。」说这话的颜丙燕,倔强地抬着头。
  她对戏的判断印证到了票房上,2016年,全国电影总票房的增长率比前一年下降了45%。另外,当年在中国公映的600多部电影中,只有两部国产片的豆瓣评分超过8分。
  颜丙燕不拍广告,不接代言,不参加无关的商业活动。不拍戏的时候,就很自在地生活,旅行、练琴、普拉提…….用各种事情充斥着自己的生活,并且让身心保持着一个放松的状态,为了迎接工作的时候,能有饱满的热情。
  至于红不红,有没有钱,她不在乎。
  烂戏给的钱再多也不想拍,好戏不要钱也拍。她觉得陶醉在工作里,戏里,就是她最大的快乐,而这份快乐,钱买不来。

  演员这个职业,身在名利圈里,有很多“办法”可以“一步登天”,但是为了这个“一步登天”,会失去很多东西,包括对工作的热爱和真诚。可能随着名声越来越大,赚的钱会越来越多,但是需要顾及的东西也越来越多,欲望也会越来越大。

  对颜丙燕来说,她只是非常单纯地爱这个事儿。「我一脑袋扎进去做就行了,至于有多少人知道我,不重要。哪怕只有十个人知道我,这十个人要是都喜欢我的角色,那就够了。」
  对演戏,她苛刻;对生活,她知足。

  「我其实特别简单,生活给予我的已经远远远远超过了我对生活的期待和要求,我觉得已经很多很多了,就像当年拿金鹰奖的我,觉得好抱歉,我没有付出那么多,可是你们给了我那么多。

  采访、作者、编辑:幺鸡


来源:凤凰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颜氏宗亲论坛

GMT+8, 2019-9-22 09:42 , Processed in 0.125000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