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北京
更多城市
通行证 注册 | 登录 登录 登录
台湾颜艾琳:主持幸存者诗刊
[ 编辑:颜建波 | 时间:2020-04-05 08:19:34 | 浏览:682次 ]
分享到:
























 二零二零年第一期
栏目主持:颜艾琳
主编:杨炼 唐晓渡   编辑部主任:田庄

顏艾琳簡介 顏艾琳,台南人,1968年出生,輔仁大學歷史系畢。早慧,晚熟,任性,小智不若愚。年輕時玩過搖滾樂團、劇場、地下刊物。曾獲台灣出版優秀青年獎、創世紀詩刊40周年優選詩作獎、全國優秀詩人獎、吳濁流新詩正獎、中華民國文藝新詩獎章、第一屆兩岸桂冠詩人等。著有《骨皮肉》、《她方》、《微美》、《詩樂翩篇》、《A贏的地味》、《吃時間》近二十本書;詩作已譯成英、法、韓、日、西班牙文等,被選入台、港等地各種華文教材,並被改編為流行歌、民謠、微電影、廣告、舞臺劇、現代舞、小劇場等。
海外名家展|顏艾琳的詩

顏艾琳詩作

沉海      

面對愛情,我不是詞窮的詩人

面對你,我不召喚亡靈

那些在體內暗結的珍珠

因為磨合不適

隨著眼淚流產了

就算我體內凈空

裸露

我仍是那個蚌殼

你已經不在

我緊緊守著

只剩我一人

的記憶墓園

珠貝已磨成玉

我宛如深海的寶盒。

我決定阻止你

不可再進來,

因為我將沒有一絲隙縫

情海洶湧,投泳跟流屍

紛紛,不知死活

而你,已是解構後

的亡者

雲之外,雨之內的冬天

今天的雲在準備流浪之前,

為何哭了?

孤單的小弟弟

撐著一支巨大的雨傘過街,

要去接安親班的妹妹。

我出來找一杯好喝的咖啡,

卻錯過翹班的他找我偷情。

斑鳩躲在欖仁樹上,

看幼稚園中班的小孩玩抓迷藏。

這世界如此寂寞,

又如此無常,

(剛剛一個失業的父親,

將自己很輕的肉體拍賣給死神。

四個小時之後,

那個小孩將永遠與父親玩躲貓貓。)

一些些熱鬧,

就讓無聊的人們願意活下去。

一些些佔有欲,

就讓虛無的人生有了慾望的癮。

一張地圖,

就產生出軌的綺想。

但是,雲知道

它不在這些日常裡,

被定位。

它只是被描述。

(某天,小妹妹被雨欺負)

被陪襯。

(我錯過一生中最激情的外遇,那天,烏雲)

被置外。

(爸爸就躲在雲的裡面)

除了下雨之外……

(整城的詩人都在吞百憂解)

(請問,有誰在雨天讀詩?)

被開除的雲,

我要去冬天的海邊安慰它。

不知時

沒有一點必要

那朵花就開了

而且人們不知她的名字

但花  還是凋落了

為了什麼必須死呢

從頭到尾

無名也無姓的時間

被一朵花佔用了

我說春天時

其實已是冬初

又為什麼土地要懷孕種籽呢

白骨問的。

衣服

在骨盤右側

有一條五公分長的拉鍊,

醫生從那裡掏出

放了三十五年的盲腸。

肚子正中有一鈕扣

唯一一次從媽媽身上

解開了彼此;

她脫下我

我穿上「自己」。

我的鈕扣在十年前

也解開過一個嬰兒,

美麗無雙,被男人抱了去

視為己出。

疑?

人的一生

都穿著自己。

生的穿脫,是為了

求悟死的開解。

我這件衣服穿舊了,

天天污穢天天洗

已經不新鮮不流行了,

但我越穿越舒適。

這件衣服

誰也買不起、

誰穿了也不適合。

我認真地面對

只屬於我一輩子的時尚,

終究也算

自營品牌成功。

女兒

--給我不敢出世的女兒,及全天下的女兒

女兒有雙敏感的大眼睛,

像昂貴無比的冰淇淋,

任她融成水水糊糊的,

感覺可口萬分,卻沒人敢咬一口。

不,女兒的臉才是最營養的。

有軟甜的肉、和一點起司奶味

舔多久都不嫌膩。

女兒總以半溶化的眼神,

向爸爸或老天爺,

默默祈禱一個不可能的禮物:

「給我一個真正的爸爸!」

不管她的爸爸是貝克漢、比爾蓋茲、

還是巴菲特、郭台銘、或老虎伍茲,

誰誰誰的財富  誰誰誰的權勢

誰誰誰的俊俏  都不是

女兒心中想要的。

爸爸總是自以為做了很多,

甚至超過女兒的想像,

直到秘密被揭發

那可憐的女兒卻承受不住,

「你們不要太超過了!」

她對追問不停的外人大喊,

其實是喊給爸爸聽的。

你聽到了嗎?爸爸,

女兒要的禮物從來很簡單。

不必花大錢買珠寶、豪宅

只要你像個真正的爸爸,

那樣愛著平凡的女兒

那樣把她的手牽給下一位

可愛的男人以作為她心中設想的

爸爸之手,Clean-handed

如此清白、敦厚而溫柔,

女兒那身白紗禮服

就是祭獻而失去--

失去  生她的爸爸,

祭獻給  不知幸福還是痛苦的婚配。

「爸爸、爸爸、爸爸……怕怕。」

女兒如此害怕這個新的爸爸。

她沒有獲得爸爸真正的承諾,

只好小心翼翼地接受新的謊言。

「我會一輩子愛妳。」

女兒的眼睛溶得更快了,

連眼前這男人都看不清。

爸爸說再見,

就是這樣了,沒什麼好期待。

一輩子的女兒可憐沒人愛。

這個爸爸,那個爸爸

都是狐狸跟野狼變的。

女兒很清楚  爸爸是什麼動物,

可能愛她騙她害她打她棄她毀她。

「我愛妳」是欺騙

「我寵妳」是傷害

「我保護妳」是暴力

「我養妳」是離棄。

爸爸對女兒說,

我給妳那麼多的保證,

妳不要怕,來

執子之手,白頭偕老。

公主青蛙,永遠幸福快樂。

爸爸說的是騙小孩的童話,

爸爸說的故事永遠悲劇收場。

女兒不想遺傳媽媽的宿命,

她回頭,終於看了媽媽的臉,

那一雙永遠黏糊糊

冰淇淋的眼睛已完全溶化,

媽媽張嘴自己舔吃著,

女兒竟也開始吃起自己的臉。

爸爸,你敢不敢舔一口?

窗外有河流過

一條河擱懸於窗外,

月光是它的水文,

記憶是它的去向。

那些浮出的悲歡,

在有情人的沉默與包容,

隱隱沒入心中的出海口。

彷彿消失了。

記憶抵達了生命的遠方,

那麼

窗外還剩下什麼?

應當還有一個人

安靜地陪你在陽台,

於是窗內就化為渡口,

讓你靠岸

讓他靠岸

以及恩怨、傷痛、愛或不愛,

在這樣的夜晚。

一座陽台

月亮在天俯瞰著你或你們

河,復又流動,

渡口過了一個再一個。

也許等哪天,

你或你們的時光不再於此,

那月光與記憶的溫度

也會隨著月河

在你們留駐的每一處

灌溉出新的故事。

對奕

你涉過了我的楚河

我走進你的漢界

終於面對面,

但誰能喊「將軍」?

我不忍挫你銳氣、

你且不能移動我半步,

僵持是因為尊敬,

彼此損人傷己。

無數次渴望殺到敵手面前

只為證明:

愛是無遠弗屆的飛彈

情乃秘密圍城的游擊

你看著我,

一如照鏡審視自己的傷口。

我瞪著你,

好像自己才是這場戰役的兇手;

而我們都是輸掉愛情的卒仔,

為了贏得最後一步,

在彌留之際問彼此

「你願意嗎?」

「我願意!」

同時將你的左手

我的右手

握成一枚手榴彈

用力拉開,爆炸



联系我们:[email protected]


上一篇:台湾颜艾珏:埋头艺术创作中
下一篇:安徽合肥颜曙光书法【2020】六
发布评论
称呼:
验证码:
内容:
用户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