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网站地图 | 发到桌面 | 收藏本站
网站颜色:




修改
山东滕州颜锡扬发表:《大留姐的故事》
[ 编辑:颜建波 | 时间:2019-10-18 06:31:14 | 浏览:641次 | 来源: | 作者: ]


        【滕州日报】-----□锡扬


   前不久,和朋友相伴,我们一起挑战了雪域高原,登上了布达拉宫,游走了西藏及其他地区的著名景点。在通往林芝地区的旅游大巴上,四川籍援藏四年的当地女导游介绍说,我们要夜宿墨脱镇的八一宾馆。八一宾馆是当年解放军进驻西藏的军营改建的。为了纪念和平解放西藏,仍延用旧名。这使我联想起了曾经的一段往事……

   我老家有个叔伯姐姐,名叫大留。她聪明伶俐健谈,勤劳吃苦能干。乡邻们都夸她是个好闺女。解放战争时期,她才十六七岁。国民党反动派还乡,她积极报名参加了解放军,并跟随姊妹宣传队随军北上。几经转战后,就在新中国建国前夕,她所在的部队又奉命进驻西藏,执行党中央和平解放西藏的命令。几经艰难困苦的长途跋涉,终于来到了西藏,部队利用她能说健谈的特点,同女兵宣传队共同做政治宣传工作。在藏族同胞的支持与配合下,为和平解放西藏做了大量的工作。其间,她和同乡两河岔(今西岗镇两河岔村)的王姓战友恋爱结婚了,婚后生下一女儿,因身在异地雪域他乡,加之高原反应水土不服,使她患上了月子病,且久治不愈。人一生病就会想家,想得死去活来,期盼能见上家人一面,向父母诉说从军经过和病痛的苦困。

   家里收到她的来信,万分焦急,可怎么办呢?在当时的条件下,去西藏是件非常难的事,山高路远,交通不便,困难重重,难以实现。无奈之中,四伯父想到了外甥杨景玉。杨景玉又名杨凤海,是城里大中药房的名贵药材的采买,常去西藏采买藏红花等名贵药物,托他代为探望是最为合适的人选。娘舅亲自找上门来,外甥自然是要尽力的。那时,从滕县去西藏,往返需用两个多月的时日。四伯父赶忙回家作准备和操办盘缠,拿出了约二亩地的钱给外甥作路费。于是,杨景玉带着盘缠、信件、干粮、衣褥,和长辈的托付,从县城坐火车去遥远的西藏,履行这次艰难的探亲之旅。20多天后才终于到达了西藏。

   久卧病榻的大留姐听说山东老家来人探望她了,一骨碌就从床上爬了起来。最终见到了日思夜盼的老家亲人,她感慨万分地喊道:“我的哥,你可来了!”接着,她双手抱住表哥的手臂,声泪俱下地诉说久别之苦和南征北战的艰辛。同时,表哥也把家乡解放的情况告诉了表妹。在表兄妹相伴的日子里,杨表哥想要一张她的照片带回山东老家。可那时正值战争硝烟弥漫,战火纷飞,哪有机会照像?因此,大留姐终也没有一张留存的照片。

     相陪的日子里,表兄妹无话不谈,几天后才依依不舍地告别。又经过月余时间,杨景玉才返回到滕县,把见到表妹时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向娘舅和妗母作了转述,并转达了表妹无限的思念,以告慰老人。可惜的是,时隔不久,家里便收到了来信,说大留姐最终还是没能治愈而客死他乡军营了。按照汉族人的传统习俗,同其他牺牲的战友一样,她被安葬在了一座山坡上。那年清明时节,四伯母在村东的岔路口为客死在远方的女儿上坟。我年龄虽小,但当时的情景至今仍历历在目。遗憾的是,这次我夜宿八一宾馆,挑战雪域高原,来去匆匆,也没能打听到安葬大留姐的具体地方。

   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十多年前,我曾应邀参编《天南地北滕州人》一书,当时市委提供使用的权威资料是:1951年5月23日,中央人民政府全权代表和西藏政府全权代表在北京签订《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简称十七条协议),宣告了西藏和平解放。到年底诸条款已履行完毕。编书征稿,多是和平解放西藏的离退休老荣军、老干部。他们的稿件写得朴实无华,内容却是掷地有声,翔实记述了解放军徒步进藏,翻越崇山峻岭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做政治思想工作,语言不通,团结依靠藏族同胞等等。朴实的文稿感人至深,当时我曾暗自许愿,日后若能条件允许,定要去雪域高原考察。昔日的夙愿,而今成为可现实。

   新中国成立后才和平解放西藏,屈指算来已经度过了68个年头。国逢盛世,今非昔比,六十八年来,西藏的发展变化日新月异,航空、陆路交通十分便利,去西藏旅游观光已经不是什么难办的事了。 

   大留姐的音容笑貌和那开朗的性格永远活在我记忆中。当时如若能寻到她安葬的具体位置,我定将置一束鲜花,到坟前祭悼这位长眠雪域高原的姐姐。儿时的记忆虽然有些模糊,但她是我童年时代的偶像。一个农家姑娘,能为祖国付出一切,值得我们一生敬佩。

   在我脑海里,大留姐依然是那样的笑容可掬,就像是雪山上绽开的雪莲。作为本家弟弟,我已实现了挑战雪域高原的夙愿,留下了永恒的记忆,也算是探望了一次大留姐安息的地方。大留姐与世长辞,同无数因公殉职的烈士一样,永远长眠在了茫茫无际的雪域高原……

   大留姐是当时县、区、乡人民学习的榜样,也是迄今为止,少见的参与了南征北战、从军报国、和平解放西藏的女战士。大留姐的无私情怀、保家卫国的高尚精神,铸就了我心中高大的丰碑。冰山上的雪莲,周而复始,经受酷寒,依然盛开,愿长眠雪域高原的大留姐安息……

                           (2019.10.15 载《滕州日报•荆泉》)

荆泉 | 大留姐的故事

以下文章来源于荆泉副刊 ,作者花千树姐姐

荆泉副刊
荆泉副刊

《滕州日报》荆泉副刊


点击上方
“滕州日报”
关注我们!


前不久,和朋友相伴,我们一起挑战了雪域高原,登上了布达拉宫,游走了西藏及其他地区的著名景点。在通往林芝地区的旅游大巴上,四川籍援藏四年的当地女导游介绍说,我们要夜宿墨脱镇的八一宾馆。八一宾馆是当年解放军进驻西藏的军营改建的。为了纪念和平解放西藏,仍延用旧名。这使我联想起了曾经的一段往事……
我老家有个叔伯姐姐,名叫大留。她聪明伶俐健谈,勤劳吃苦能干。乡邻们都夸她是个好闺女。解放战争时期,她才十六七岁。国民党反动派还乡,她积极报名参加了解放军,并跟随姊妹宣传队随军北上。几经转战后,就在新中国建国前夕,她所在的部队又奉命进驻西藏,执行党中央和平解放西藏的命令。几经艰难困苦的长途跋涉,终于来到了西藏,部队利用她能说健谈的特点,同女兵宣传队共同做政治宣传工作。在藏族同胞的支持与配合下,为和平解放西藏做了大量的工作。其间,她和同乡两河岔(今西岗镇两河岔村)的王姓战友恋爱结婚了,婚后生下一女儿,因身在异地雪域他乡,加之高原反应水土不服,使她患上了月子病,且久治不愈。人一生病就会想家,想得死去活来,期盼能见上家人一面,向父母诉说从军经过和病痛的苦困。
家里收到她的来信,万分焦急,可怎么办呢?在当时的条件下,去西藏是件非常难的事,山高路远,交通不便,困难重重,难以实现。无奈之中,四伯父想到了外甥杨景玉。杨景玉又名杨凤海,是城里大中药房的名贵药材的采买,常去西藏采买藏红花等名贵药物,托他代为探望是最为合适的人选。娘舅亲自找上门来,外甥自然是要尽力的。那时,从滕县去西藏,往返需用两个多月的时日。四伯父赶忙回家作准备和操办盘缠,拿出了约二亩地的钱给外甥作路费。于是,杨景玉带着盘缠、信件、干粮、衣褥,和长辈的托付,从县城坐火车去遥远的西藏,履行这次艰难的探亲之旅。20多天后才终于到达了西藏。
久卧病榻的大留姐听说山东老家来人探望她了,一骨碌就从床上爬了起来。最终见到了日思夜盼的老家亲人,她感慨万分地喊道:“我的哥,你可来了!”接着,她双手抱住表哥的手臂,声泪俱下地诉说久别之苦和南征北战的艰辛。同时,表哥也把家乡解放的情况告诉了表妹。在表兄妹相伴的日子里,杨表哥想要一张她的照片带回山东老家。可那时正值战争硝烟弥漫,战火纷飞,哪有机会照相?因此,大留姐终也没有一张留存的照片。
相陪的日子里,表兄妹无话不谈,几天后才依依不舍地告别。又经过月余时间,杨景玉才返回到滕县,把见到表妹时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向娘舅和妗母作了转述,并转达了表妹无限的思念,以告慰老人。可惜的是,时隔不久,家里便收到了来信,说大留姐最终还是没能治愈而客死他乡军营了。按照汉族人的传统习俗,同其他牺牲的战友一样,她被安葬在了一座山坡上。那年清明时节,四伯母在村东的岔路口为客死在远方的女儿上坟。我年龄虽小,但当时的情景至今仍历历在目。遗憾的是,这次我夜宿八一宾馆,挑战雪域高原,来去匆匆,也没能打听到安葬大留姐的具体地方。
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十多年前,我曾应邀参编《天南地北滕州人》一书,当时市委提供使用的权威资料是:1951年5月23日,中央人民政府全权代表和西藏政府全权代表在北京签订《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简称十七条协议),宣告了西藏和平解放。到年底诸条款已履行完毕。编书征稿,多是和平解放西藏的离退休老荣军、老干部。他们的稿件写得朴实无华,内容却是掷地有声,翔实记述了解放军徒步进藏,翻越崇山峻岭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做政治思想工作,语言不通,团结依靠藏族同胞等等。朴实的文稿感人至深,当时我曾暗自许愿,日后若能条件允许,定要去雪域高原考察。昔日的夙愿,而今成为可现实。
新中国成立后才和平解放西藏,屈指算来已经度过了68个年头。国逢盛世,今非昔比,六十八年来,西藏的发展变化日新月异,航空、陆路交通十分便利,去西藏旅游观光已经不是什么难办的事了。 
大留姐的音容笑貌和那开朗的性格永远活在我记忆中。当时如若能寻到她安葬的具体位置,我定将置一束鲜花,到坟前祭悼这位长眠雪域高原的姐姐。儿时的记忆虽然有些模糊,但她是我童年时代的偶像。一个农家姑娘,能为祖国付出一切,值得我们一生敬佩。
在我脑海里,大留姐依然是那样的笑容可掬,就像是雪山上绽开的雪莲。作为本家弟弟,我已实现了挑战雪域高原的夙愿,留下了永恒的记忆,也算是探望了一次大留姐安息的地方。大留姐与世长辞,同无数因公殉职的烈士一样,永远长眠在了茫茫无际的雪域高原……
大留姐是当时县、区、乡人民学习的榜样,也是迄今为止,少见的参与了南征北战、从军报国、和平解放西藏的女战士。大留姐的无私情怀、保家卫国的高尚精神,铸就了我心中高大的丰碑。冰山上的雪莲,周而复始,经受酷寒,依然盛开,愿长眠雪域高原的大留姐安息……

来源:滕州日报 作者 颜锡扬

配图: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特别声明

凡本公众号注明来源“滕州日报”或未明确注明出处的信,版权均属于本公众号,未经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公众号授权使用信息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微信号:滕州日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公众号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微信ID:tengzhouribaoshe
长按左侧二维码关注

】【打印繁体】【投稿】 【关闭】【评论】 【返回顶部
[上一篇]上海颜子文化交流促进会得到批准 [下一篇]湖北大悟:颜泽林不愧是感恩知恩..

请实名注册后登陆再参与评论
姓名:
验 证 码: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