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网站地图 | 发到桌面 | 收藏本站
网站颜色:




修改
儒家思想:中华文明延续的内在动力
[ 编辑:颜建波 | 时间:2019-10-24 14:34:17 | 浏览:575次 | 来源: | 作者: ]

元亨论 | 儒家思想:中华文明延续的内在动力---(其玲转发)


   圣贤教育改变命运 今天

   对一个真正独立自主的文明来说,儒家思想确实能让其在更长久的时间内保持强大的生命力。孟子云:“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这不仅可以用来衡量个人之气节操守,也可作为一个文明坚韧程度的标准。

   一些政权在遇到比他们弱的对手时表现出灭绝人性的凶恶残虐,而一旦遇到比他们强的对象,其表现出的奴性程度亦堪称一绝。西汉末期匈奴单于谄媚王莽,叩头谢罪,甚至主动改名以示卑顺。隋代突厥可汗启民不仅嗅杨广帐前之草,还媚态可掬地亲自除草。至于溥仪在日本人统治下的无耻奴态更不必多说。这正是可淫、可移、可屈的标本。

   正因为此,形形色色的民族压迫政权,其统治阶层或许血缘上彼此有一定联系,但文化是中断的,语言是不同的,文明也是不能累积的。他们不能创造连续传承的物质文明和精神财富,而把抢掠、屠杀、破坏作为在这个世界留下的痕迹。 而华夏文明之所以在战国后的两千年仍不断传承积累,连续发展,跨越时空形成内在的认同感,和儒家文化浸染有关。儒家培养了一批又一批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民族脊梁、民族灵魂式的人物。

   他们犹如文明种子,在华夏文明强盛光辉之时,尽情成长为参天大树,结出丰硕的果实,辉耀后世;在经历大规模民族压迫的黑暗时期,则隐姓埋名,苦心梳理总结华夏文明的典籍文献,留待后世;在国家贫困落后时,不丧失对华夏文明的热爱和自信,以弘扬光大华夏文化思想为己任。

   在敌人乘虚而入时,或激烈反抗,杀身成仁,留下可歌可泣之精神激励后人;或椎心泣血,忍辱负重,将反抗之精神埋藏于民间,历数百年之岁月亦不熄灭,待合适之时机,重新燃起燎原大火,唤起人民之自觉。

   正因为此,中国文明虽历经打击,有南北朝时之动荡摧残,有五代十国之崩解动乱,有辽金之对峙破坏,有元代之民族压迫,更有清朝三百年剃发易服、篡改思想、文字狱高压统治,中国文明仍如不死之火凤凰,不断涅槃重生。到了当今,更有复兴华夏,让中国重新站立于世界文明之巅的可能性。 资格比华夏老的苏美尔、古巴比伦、古埃及消失了,与华夏文明大致同期的古印度、古希腊、古罗马消亡了,后于华夏文明而起的阿拉伯也僵散不振,而有儒家思想的中国能一次次浴火重生,重上巅峰。华夏文明,没有任何理由妄自菲薄,自轻自贱,更没有理由把近代衰弱落后的脏水泼到儒家头上。

    回顾秦以后的历史,我们甚至可以说,儒家兴则华夏兴,儒家衰则华夏衰。汉唐宋明等中国古代历史上的巅峰时期,无不以传承弘扬儒家为己任。虽然层次有浅深,力度有强弱,然对儒家精神之尊崇重视,对儒家经典整理保护则一也。

    汉武帝首设五经博士,对儒家典籍系统研究。彼时对儒家之理解虽流于肤浅,其他诸家观点也杂糅其中,然也是对先秦学术思想的一次初步汇总融合,为儒家思想更深刻之发展奠定了必要基础。

   唐太宗李世民令孔颖达修撰《五经正义》,系统保存梳理先秦两汉儒学思想成果,可谓集大成,对后世儒学发展有巨大意义。至于如今,要研究《诗》《书》《礼》《易》《春秋》,《五经正义》也是必不可少之参考。 宋明儒学之发达则不必赘言。伟大思想家层出不穷,灿若星河。宋明理学可谓中国从先秦至今,思想史上巅峰之成就。从世界历史角度看,对近现代西方哲学都有启蒙开导之作用,其意义之巨大至今尚未被充分认识。 和儒家之兴旺相对应,汉唐宋明四个朝代也是中国古代历史上经济、艺术、文学、科技、思想等硬实力软实力综合水平在整个世界上地位最高的时期。

   或有人问,清朝也尊崇儒家,怎么中国就衰落退化至此,成为西方国家鄙视嘲笑之对象呢?回答是,清朝立国于大规模民族压迫之上,也是系统篡改乃至毁灭儒家精神内核的时代。 要辨别一个朝代之儒学真伪,先看对讲学的态度。《论语》开门见山第一句就是说讲学:“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宋明都有大思想家开宗立派、士人大规模聚集讲学辩论之景象。

   南宋朱熹、陆九渊之鹅湖辩论,传为美谈。到明代则更甚,何心隐甚至专门写有《讲学论》,论述讲学之重要性。《传习录》也记载王阳明讲学之盛况:

   先生每临讲座,前后左右环坐而听者常不下数百人,送往迎来,月无虚日;至有在侍更岁,不能遍记其姓名者。每临前,先生常叹曰:“君等离别,不出在天地间,苟同此志,吾亦可以忘形似矣!”诸生每听讲出门,为尝不跳跃称快。  

   有人会说,南宋还不是被元打败了,明朝还不是被清代替了,有什么用?

   这其实是分不清政权衰弱和文明衰弱之间的区别,政权的衰弱带有一定的规律性,任何朝代、任何制度经过数百年都难以完全避免。但这种衰弱是一时的,只要完成政权的过渡交接,恢复对人力物力的动员能力,则国家之强大仍无可匹敌。而文明的退化衰弱则是长期的,扭转的代价相当巨大。 南宋和明朝的问题是政权衰弱的问题,华夏文明在这两个朝代晚期仍旧展现蓬勃向上之活力。以晚明而言,思想之活跃,科技之进步,对外交流之深入,平民知识分子参政议政之热情,都达到了中国古代史上空前未有的程度。


】【打印繁体】【投稿】 【关闭】【评论】 【返回顶部
[上一篇]席老师回赠颜艾琳《我给记忆命名》 [下一篇]湖北颜远振老师入围作品刊登三

请实名注册后登陆再参与评论
姓名:
验 证 码: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