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网站地图 | 发到桌面 | 收藏本站
网站颜色:




修改
水性——女子但书(颜艾琳)
[ 编辑:颜田丽 | 时间:2020-03-06 11:45:28 | 浏览:674次 | 来源: | 作者: ]

「道德是一件易脫的內衣,」


「不過是貼己的褻物而已。」



年輕時就被慾望浸溼過的胴體


像株害羞的植物,


只盡在自身裡演化著年齡,


而遲遲不肯結些果子


即使花季逐年凋零


今年的花一如去歲的容顏,


仍將貞操再次複製。呼



日子剛過去,


經血沖洗過的子宮


現在很虛無地鬧著飢餓;


沒有守寡的卵子


也沒有來訪的精子。


只剩一個


吊在腹腔下方的空巢,


無父無母、


無子無孫。呼 



很早很早的早晨



很晚很晚的黑夜呼


慾望在雙乳之間擱淺


很無趣地擺盪著;


從非常遠的早晨


擺渡到非常近的晚上,


反反覆覆


早早晚晚 


◎作者簡介


顏艾琳,1968年生,台灣台南縣人。1997年出版《骨皮肉》一書,毫不避諱的書寫性器官器官、女性情慾,擺脫由男性作家定義的女性情慾,為台灣女詩人情慾抒寫的先鋒。


著有《顏艾琳的祕密口袋》、《抽象的地圖》、《骨皮肉》、《黑暗溫泉》、《跟天空玩遊戲》、《點萬物之名》、《她方》、《微美》、《詩樂翩篇》、《A贏的地味》等書。


◎小編R Shu/Poem4Life 賞析


對我來說,文學最迷人之處,就是找到一種新的觀看姿態。透過詩作,進入詩人的虹膜,找到觀看舊事物的新角度。


沐、潮、渡三首短詩,圍繞著慾望。也提供一個面對女性慾望的,全新的視角。


|貞操凋謝又重生,不會被誰奪走|


第一首「沐」最讓人驚艷之處,就在「今年的花一如去歲的容顏/仍將貞操再次複製」,書寫花的凋零、以花比喻女子,在兩三千年中國文學傳統中,未曾缺席。


但這裡,詩人以凋零又重生的花比喻「貞操」,是對父權社會最有力的反叛。


時至今日,這些話我們不陌生:處女膜破了、貞操被奪走、是XX的形狀了。但在詩人的中,貞操就像子宮內膜,可以凋謝又重生,沒有破不破問題,也不會被任何人奪走。對詩人而言,貞操,就是女人性經驗的一部份而已。


|子宮不是你傳宗接代的工具,是我的身體|


而第二首「潮」最特出之處在於,把性意味非常濃厚的「子宮」看作一個單純的器官。


在距今不遠的傳統社會中,女性的子宮仍是傳宗接代的工具。但在詩人眼中,子宮就人體內的一個器官,像胃或腸,有自己的慾望,會因為空虛、寂寞而感到飢餓。


除了再一次強調女性有飢渴的權利,「無父無母/無子無孫」也告訴女人,不必聽從上一代想要有子孫的命令,子宮不是家族傳遞血脈的工具。若將「父母子孫」看作一切外力的羈絆或掌控,這8個字也體現了,子宮可以是個孑然獨立的個體,可以大聲說 I don't care a damn。


|不是只有男人的老二可以擺檔,女人的乳房也可以|


而「渡」,除了用擺盪來形容乳房,擺脫了「雙峰挺立才是美」的標準,「慾望在雙乳之間擱淺/很無趣的擺盪著」更是有趣。某個器官「在雙X之間擺盪著」令你想到什麼?對,就是在雙腿間的男性生殖器。


用男性生殖器,形容女性的乳房。這樣的手法——無論詩人是否有意為之——就已經是對父權社會最深刻的反叛。


整首詩圍繞著慾望,慾望可以浸潤身體;但不影響女性的貞操,慾望的容器可以感到飢餓,不受任何外力或規訓束縛;慾望也可以從早到晚、像小溪澗流般長存,但激不起任何波瀾,無趣的存在。


從這樣多方位地描寫出女人的慾望或第二性徵,正是這首詩在1994年創作時,最重要的意義。無論寡慾或縱慾,女性都可以在其間游走自得,可以擁有自己的四季、自己的潮汐。


】【打印繁体】【投稿】 【关闭】【评论】 【返回顶部
[上一篇]陕西颜氏追远堂之清善庄轶事一 [下一篇]颜艾琳推荐杨索文章:【那年 ,我..

请实名注册后登陆再参与评论
姓名:
验 证 码: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