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北京
北京 更多城市
通行证 注册 | 登录 登录
北京诗歌网 | 颜艾琳自选诗十首
[ 编辑:颜建波 | 时间:2021-07-13 11:10:06 | 浏览:1080次 ]
分享到:

北京诗歌网 | 颜艾琳自选诗十首

颜艾琳 北京文艺网国际诗歌奖 今天


颜艾琳,台湾台南下营人,1968年出生,辅仁大学历史系毕业、台北教育大学语文创作所肄业。年轻时玩过摇滚乐团、剧场、「薪火」诗刊社、地下刊物。担任新北市政府顾问、耕莘文教院顾问、韩国文学季刊《诗评》台湾区顾问、兩岸四地多本詩刊与网站顾问;曾获「出版优秀青年奖」、创世纪诗刊40周年优选诗作奖、文建会新诗创作优等奖、全国优秀诗人奖、2010年度吴浊流新诗正奖、2011年中国文艺文学类新诗奖章、2012年海南岛第一届兩岸桂冠诗人奖、2015年「第一朗读者」最佳诗人奖;并担任重要文学奖评审与艺文讲师、策划人、主持人、咨询委员,2010年与刘亮延合编并主演舞台剧《无色之色》。


著有《颜艾琳的秘密口袋》、《已经》、《抽象的地图》、《骨皮肉》、《昼月出现的时刻》、《漫画鼻子》、《黑暗温泉》、《跟天空玩游戏》、《点万物之名》、《她方》、《微美》、《诗乐翩篇》、《A赢的地味》、《吃時間》、等20本书;重要诗作已译成英、法、韩、日、西班牙、葡文等。〈你杀了你的爱情〉被顽石剧团改编成诗剧场、一组诗被窥视者剧团改编入剧场、組合语言舞团以〈孩子磁场〉编成25分钟现代舞剧在2014爱丁堡艺穗节台湾重点节目、〈超级贩卖机〉被金曲奖歌后罗思容改编成灵魂流行乐、〈少女的果实〉和〈新竹小调〉被改编成微电影、近40首入选各版本中学到研究所之语文教材。




颜艾琳自选诗十首


1 詩人


我知道不會沒沒無名。
當其他人複頌我的緋聞
跟討論我的作品,
一樣頻繁、扭曲之外,
歷史早因更大的誤解,
將我寫入風流的辭典。

每出版一本書,
便完成另一座墓碑。
嫉妒我的文人,
將我魔鬼化,
而讀者卻視我為偶像。

我年紀輕輕,
已是活著的

2夕陽前發生的事

弱小的樹枝掉了下來,
剛停歇在上面的鳥聲
如雨滴一般墜落
敲醒草叢中棲息的昆蟲。
反射著    DO

                     TI
           RR
                              FA
                         MI
最後一隻高音階的LA
還來不及出現,

夕陽以吸塵器的速度
將這一切吞沒乾淨。

                                            一九九七



3七星潭速描

晨邊,海岸
浪花輕輕咬著,
含著
這座美麗的島嶼。

船以鳥的姿態
貼近地球的臉頰。
海的平面,




備註:七星潭,花蓮海景一地名。

                                            二○○○

4她們被夢著

幾乎是倍受呵護的;
即使入夜了,
為了不使她們獲知恐懼的驚悸
只好把她們囚在夢裏。

(居在一層柔軟且瑰麗的國度。)

但她們極端地想冒險,
想一窺其它之外的感情。

紛紛逃離……

枕著她們睡眠的人,
卻開始作惡夢、盜汗
(那人被魘影沉沉地壓榨著,
汗水從他身上支流而去……)

早晨,當她們歷險歸來,
卻看見床上躺著一株乾萎的
玫瑰花。
                                   一九八八

                                           
5天秤座

只是忽然覺得;
該停止玩不平衡的遊戲了。
喏,你知道翹翹板的規則
必要犧牲一方的下降

而我是被你不斷加壓之下
一直上升的彼端;
像個氣球
氣色驕傲的表面裡,
卻是滿脹的虛無。
你仁慈並保護著我易爆的面子,
但我多次希望;
你能殘忍地戮破這道防設
那麼,我們或許能得到
釋放……

然後,你將悄悄離開我的天秤。
在那上面,
一無所有的重量,
使天秤首次地平衡了……

現在  你應該醒悟
我是一枚無法與你等重的,
薄倖的錘。

                                            一九八九


6抽象三圖

(作品No1)

寂寞是很輕的氛圍,
也是一種沉重的
地心引力。
脫光衣服的女人
垂甸甸的雙乳在飲泣……
而梳粧檯上一朵玫瑰,
早已陽萎多時。

(作品No2)

那個男人要打開一扇窗。
窗外的夕陽
像失去貞操的女人,
慘慘澹澹地
流洩滿眼的血紅。

(作品No3)

一個小孩
用眼睛吶喊。
因為他的喉嚨
被「冷漠」打了結。

父親在十條街之外上班。
母親,是某醫院的大型植物。

                                            一九九三



7女兒
──給我不敢出世的女兒,及全天下的女兒

女兒有雙敏感的大眼睛,
像昂貴無比的冰淇淋,
任她融成水水糊糊的,
感覺可口萬分,卻沒人敢咬一口。
不,女兒的臉才是最營養的。
有軟甜的肉、和一點起司奶味
舔多久都不嫌膩。

女兒總以半溶化的眼神,
向爸爸或老天爺,
默默祈禱一個不可能的禮物:
「給我一個真正的爸爸!」
不管她的爸爸是貝克漢、比爾蓋茲、
還是巴菲特、郭台銘、或老虎伍茲,
誰誰誰的財富  誰誰誰的權勢
誰誰誰的俊俏  都不是
女兒心中想要的。

爸爸總是自以為做了很多,
甚至超過女兒的想像,
直到秘密被揭發
那可憐的女兒卻承受不住,
「你們不要太超過了!」
她對追問不停的外人大喊,
其實是喊給爸爸聽的。

你聽到了嗎?爸爸,
女兒要的禮物從來很簡單。
不必花大錢買珠寶、豪宅
只要你像個真正的爸爸,
那樣愛著平凡的女兒
那樣把她的手牽給下一位
可愛的男人以作為她心中設想的
爸爸之手,Clean-handed
如此清白、敦厚而溫柔,
女兒那身白紗禮服
就是祭獻而失去--
失去  生她的爸爸,
祭獻給  不知幸福還是痛苦的婚配。

「爸爸、爸爸、爸爸……怕怕。」
女兒如此害怕這個新的爸爸。
她沒有獲得爸爸真正的承諾,
只好小心翼翼地接受新的謊言。
「我會一輩子愛妳。」
女兒的眼睛溶得更快了,
連眼前這男人都看不清。

爸爸說再見,
就是這樣了,沒什麼好期待。
一輩子的女兒可憐沒人愛。
這個爸爸,那個爸爸
都是狐狸跟野狼變的。
女兒很清楚  爸爸是什麼動物,
可能愛她騙她害她打她棄她毀她。
「我愛妳」是欺騙
「我寵妳」是傷害
「我保護妳」是暴力
「我養妳」是離棄。
爸爸對女兒說,
我給妳那麼多的保證,
妳不要怕,來
執子之手,白頭偕老。
公主青蛙,永遠幸福快樂。

爸爸說的是騙小孩的童話,
爸爸說的故事永遠悲劇收場。
女兒不想遺傳媽媽的宿命,
她回頭,終於看了媽媽的臉,
那一雙永遠黏糊糊
冰淇淋的眼睛已完全溶化,
媽媽張嘴自己舔吃著,
女兒竟也開始吃起自己的臉。

爸爸,你敢不敢舔一口?

2008

8命運與機會

你一直賭大的
大大的輸贏才像英雄

「但是,輸了怎麼辦?」
「一直輸一直輸也是一種贏呀」
你說賭大的就是有個好處
不論輸贏  都賺到了傳奇

你指著天空飄下的羽毛
對我說,
「凡從高處墬落之物
都是有重量的……」

我們所遭逢的,
命運是幾兩的風
順逆改變  只輕拂過眉睫;
而機會則是一場淋漓豐收
或狼狽萬分的暴雨。

贏得風淡雲輕
「小,」
輸得一蹋糊塗
「大,大!大!大!」
你拉著我的手
押下去了…...

2010

9雌性的大海

海岸原來無崖,
波浪亦來來去去
皈依佛性,
甚無時間感
只一意慢慢咀嚼土地的味道。

平凡一刻
無邊無際

而她來,用一雙眼睛
收攏這一切。
她在海邊站成一座危崖
平靜的海水開始猙獰。
從她瞳孔掉岀一個透明的句點

落下


已躲在海裡的太陽



都被這滴眼淚

。            。
。        。       。
。         。      。
沸騰了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二○○八


10你死,而生你們
    --麥堅利堡二次大戰軍人公墓

在綠色草皮上,
用死亡灌溉出白色的十字架。
這些淨白的水泥灌木,
年輪停在16、17、19、21、23…
我們必須要彎腰,才能平視
那些簡單的語葉,凋落
凋落,一個名字凋落
凋落到我們用鞠躬的姿態
才能看見上面的字:

Albert人類的守護者  Baron男爵  Chad有經驗的戰士
Darren有成大事業的潛力者  Edison照顧他人而豐富自己的人
Frank自由之人  Gordon強壯的人  Hardy勇敢且人格高尚者
Ivan  強悍冷酷且霸道者  Jason治癒傷口的人  Kennedy領導者
Leonard 獅子  Mark有侵略性的人  Nat禮物
Oliver溫和親愛的  Patrick出身高貴者  Quentin 生活富裕的人
Raymond強而有力的保護者  Spark充滿活力的人
Tony受尊重的人  Ulysses智勇雙全的王者
Victor征服者  William強而有力的戰士
Xavier光輝燦爛  York養豬的人 Zebulon宅男 ……

你是誰?你們不是這些名字而已。
你誕生在加州、佛州、康州、愛荷華、夏威夷…
到這裡卻變成你們,最後
菲律賓把你們融成一片土,
你成為樹、你們成為空氣、
你不見了、你們被傳誦了、
你死了、紀念誕生了。
緩丘上白色的十字灌木,
凋零的不是葉子,
是你們的名字。


所有照片来自:颜艾琳



上一篇:广东颜梅坚:颂《立秋》
下一篇:台湾顏艾琳 :談詩人跨界融合之必要
发布评论
称呼:
验证码:
内容:
用户评价